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曾住别墅佣人房:孤独内向 只懂开发和挣钱(1)

时间:2017-09-18 作者:佚名 编辑:xiaoxin 来源:不甘平庸网 我要发布文章

正是他的简洁,单纯,专注和才华,造就了他在开发领域的成就,“这也是他此生最大的罩门。”

翟某欣的前夫是同系同学,但并不是北京人,家庭条件不错,但两人在一起之后很快分手,同学间少有人了解他们结婚的消息,“翟某欣没表面那么简单。”

“公司法人被毒妻翟某欣害死,WePhone即将停止运营。”

37岁的苏享茂以程序员的方式,在自己一手创建的WePhone提醒中向用户道别,也试图用自己的生命将“毒妻”推入社会舆论场中。

2017年9月7日凌晨4点49分,苏享茂将作为遗书的最后一条微博发出,随后,他从北京西二旗小区的楼顶天台跳下,当场身亡。从此,苏享茂彻底摆脱了令他不堪忍受的婚恋纠葛,结束了他积攒了3个多月的压抑、内疚、恐惧和羞愤,以及他自己的生命。

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曾住别墅佣人房:孤独内向 只懂开发和挣钱

中年单身程序员

从大学到研究生,从工作到创业,在大学同学和云峰的记忆中,苏享茂算是非常一帆风顺了。上大学时,苏享茂是系里最优秀的两个程序员之一,考研究生时,他是北京邮电大学2003年招生的第一名。

“单纯的如同平静的湖水,不起微澜。”在大学同学沈浪的眼中,苏享茂一直是一个单纯的人,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购物,不旅游,醉心于他所热爱的程序开发。

2009年秋天,苏享茂正在纽约,沈浪去了一趟他的住处,推开门发现苏享茂住在别墅的佣人房里,房间甚至没有一扇窗户。沈浪问他怎么住在佣人房里,“他笑笑,却觉得挺好,只是孤独,每天连火都不生,就叫一些简单的外卖,每天就坐在那里,配合公司开发程序。”

后来和沈浪在北京聚会,苏享茂聊起了自己开发的WePhone,眉飞色舞,神采飞扬。他说自己的开发非常成功,一个人开发,有了3000万的用户,在苹果商店里排名同类第一,而且用户基本都是外国人。沈浪一直认为,他是一个生活极其简单的人,和他所开发的APP一样,简洁明了,不假修饰。正是他的简洁,单纯,专注和才华,造就了他在开发领域的成就,“这也是他此生最大的罩门。”

据南方周末记者从他的同学口中了解到,苏享茂一直做技术,是一个典型的技术男,公司从2014年招人组建,到现在也才几个人,基本上核心代码都是他做的。苏享茂的生活和工作圈子极小,没有经历过社会的复杂。他的世界很简单,吃饭不讲究,穿衣不讲究。苏享茂还很内向,没有什么兴趣爱好,过于安静和宅,整个世界就是开发和挣钱。

开发不久的APP越来受到越多人关注,可是年届37岁的苏享茂虽然谈过女朋友,却一直没有找到可以跟他结婚的人。后来,大学同学和云峰听说苏享茂有了女朋友,还替他高兴,“创业很不容易,在北京有个爱自己的女人是最大的幸福”。

谜一样的女人

“我弟真傻,真的会相信170CM的年轻硕士美女,会对160CM的他一见钟情。”苏享茂去世两天之后,哥哥苏享龙仍怀疑翟某欣从未对他动过感情。

连苏享茂自己可能最初也没有想到,这份最终致命的“幸福”会突然降临到他身上。苏享茂离世前,写了一份自述,详细讲述了他与翟某欣的婚恋过程:

2017年3月30日,在世纪佳缘的办公室,苏享茂第一次见到翟某欣,聊得不多。翟某欣年龄刚过30岁,身材修长,长相在工科生中比较出众,家境不错,而且会打扮。重点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她自称在一家国企工作,婚介资料显示“未婚”。可能在苏享茂最初的理解中,女生根本不会和他走到一起,他甚至后来没有主动联系对方。

第二天,翟某欣主动发信息说对他印象不错,并聊起他一个月前发在朋友圈里特拉斯车的照片。当天晚上吃饭时,翟某欣称自己只在大学毕业时谈过一次恋爱,但因毕业工作异地恋就没有继续了。在后来的聊天中,双方互诉好感,交流了财产信息,苏享茂一度感到压力很大,翟某欣则表示对他一见钟情。

两人之后互动更加频繁,很快进入男女朋友关系阶段,约定今年结婚。苏享茂感觉她条件不错,因此以后对她特别慷慨。为她购买特斯拉汽车,到海南买房,购买名牌衣物首饰等,两个月花费300多万元。苏享茂带着新女友和朋友见面,带她去自己的公司,一直沉浸在幸福的恋爱时光中,等6月到领取结婚证。

原计划领取结婚证的头一天,翟某欣早晨醒来之后,借做梦跟苏享茂提起自己曾经有过一段婚姻,是为了帮别人买房办理的假结婚。苏享茂继续追问,两人发生了口角和不快,翟某欣将自己的东西全部从苏享茂家搬走。考虑到自己“老大不小”,家人都很认可她,苏享茂独自待了一个晚上还是选择接受她。

双方约定6月6日领证,苏享茂提出调看翟某欣与前夫离婚的法院调解书,翟某欣以个人隐私为由要求支付88万元,“不给的话就不让看,就分手”。法院调解书显示,翟某欣曾在2011年与刘某有一段短暂婚姻,并从中获赔20万元。苏享茂觉得调解书跟她描述的差别很大,心情郁闷,惹怒了翟某欣他又觉得内疚。翟某欣以托亲戚更改户口本上的婚姻状态为由,向苏享茂索要了45.8万元。

虽然准备步入婚姻殿堂,苏享茂对她的真实情况并不了解。他从未去过翟某欣的单位,也没有见过她的同事和朋友,只模糊记得她的工作单位名字。苏享茂了解到她有两个微信号,其中一个微信号经常有一些演艺方面的职位需求。翟某欣解释称,她以前经常会在一些网剧里演一些角色。

不只是刚见面3个月的苏享茂对她不了解,在翟某欣研究生同学的眼中,她都算是一个神秘的人物。翟某欣一位研究生同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翟某欣2009年考上研究生,入学成绩名列专业第二,长相在系院里比较突出,有不少的追求者,是男生堆里的话题人物。她不住学校宿舍,在外面租房子,习惯独来独往,一般也不参加集体活动,甚至没有参加毕业典礼和拍毕业照。

她的同学还透露,翟某欣的前夫是同系同学,但并不是北京人,家庭条件不错,但两人在一起之后很快分手,同学间少有人了解他们结婚的消息,“翟某欣没表面那么简单。”

翟某欣的公开资料显示,其所在公司为北京市房地产科学技术研究所。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2016年,北京市房地产科学技术研究所更名为“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科学技术研究所”。该研究所工作人员称,翟某欣未在该所工作过,跟该研究所没有任何关系。

分享: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推荐
热门点击更多>>
精品推荐
社会百态更多>>
不甘平庸网 Copyright © 2014-2021 by www.bgpy.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26833号
【手机版】联系邮箱:zhifeng1217@163.com QQ:542232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