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娶了石女老婆让我苦不堪言,痛苦一生!(1)

时间:2018-07-17 作者:佚名 编辑:smiller 来源:不甘平庸网

在未娶兰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石女”这个名词,而现在我却是天天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女人,让我想离婚都不行。

娶兰做儿媳妇是父母的意思,也是在他们的强力主导下,逼着我跟女朋友分手,然后,强迫我迎娶兰做老婆。父母的道理很简单,他们希望家族企业可以门当户对,可以倚仗兰父亲的上市企业,可以让自己的家族企业有一个更好地发展空间。

而作为家里的独子,为了家族的利益和家族的荣誉,在婚姻问题上,我其实并没有太大的自主权,用父母的一句话说:恋爱可以,但结婚对象必须符合家族利益。

兰的父亲在当地是很有名望的,作为白手起家的成功典型,他是我们当地所有渴望事业成功的标杆式人物,从几万元开始起步,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已经做成了年产值几百亿利润几十亿的超级大企业。

而且还是业绩比较好的上市企业,许多大学生以能够进这家公司工作为荣,也是许多打工者感到不是那么血汗的公司。

老爸跟兰的父亲是高中同学,当年,兰的父亲读书成绩很一般,在我父亲考进大学的时候,他就靠那借来的几万块钱开始创业,在我父亲以大学优等生资格毕业回到家乡的时候,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进了兰父的公司工作,是兰父公司里招收的第一位大学生,而且是硕士大学生。

口述:娶了石女老婆让我苦不堪言,痛苦一生!

据说他们在相互结婚前就曾经开过玩笑,说:双方生男孩就认作兄弟,双方都生女孩就认作姐妹,如果一男一女就攀作亲家。由此可见他们俩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后来,我父亲在兰父的帮助下开始自己出来创业,几年下来,逐渐变成了给兰父公司作业务配套的一家规模公司。

为此,老爸一直心怀感恩,一直说是没有兰父的帮助就不可能有我们家族辉煌的今天,尤其是这些年来几度出现公司运作困难,都是在兰父伸手相救的情况下转危为安的,这就更加深了老爸对兰父的感恩图报之心。

按理说,婚姻既然是父辈考虑家族事业早就安排好的也可以,我也不是那种可以完全独立,可以完全不用依附父母,不是那种为了爱情可以跟父母断绝关系的男孩,在现实的社会中,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没有婚房和私家车是很难搞定丈母娘的。

前女友也是这样,大学期间一直没有松口做我的女朋友,直到有一次带她回来,让她看到了我家宽敞的别墅和无忧的衣食住行后,她才答应跟我谈恋爱的。而最终达成的分手条件也是要我把小车送给她作为青春损失的补偿,当然,她的说法是留作曾经爱过的人生纪念。

自从我们结婚久未见动静之后,双方的父母都有点着急,我也有点着急,但我很不自信,我一直担心老婆怀不上孩子的原因可能出在我的身上,因此,也是我在劝老婆别着急,缘分到了孩子自然会来报到。

上个月,我借助到上海出差的机会跑到医院偷偷做了生殖检查,结果是一切正常,医生还告诉我最好带老婆也一起作一下检查,便于他们有针对性地展开治疗。

拿着检查报告,我如释重负,毕竟我又可以重新挺直起腰杆,同时,我也很担心问题出在老婆身上,那样,面对强势的父母和势力强大的岳父,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做才好。

连哄带骗的把老婆骗到上海的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却是,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石女”,这是一种先天性的生殖系统发育缺陷问题,不是家族遗传性疾病,它的形成只是在母亲怀孕期间,胎儿的身体正巧发育到生殖系统这一阶段时出现了短暂的停滞,导致生殖系统发育不全。

虽说这种发生机率只有不到万分之一,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可要完全治愈医生也是没有太大的把握,难怪我每次跟她总感到很辛苦,爱爱时她也经常感到有点困难很难配合,原来问题出在她是石女。我问医生,这种生殖系统的问题能不能修复?医生说必须经过全面细致的检查后才能确实手术治疗方案。

相关阅读
情感推荐
频道推荐
本周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