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脏补益法之补肝法、补肾法(1)

时间:2018-08-16 作者:佚名 编辑:xiaoxin 来源:不甘平庸网

【补肾法】

肾主藏精,为真阴、真阳(命门火)之所,是人体生殖发育的根本。

肾之阴阳互依互存、相生相长,阴阳平秘是维持机体活动的重要保障。

肾精充足,是肾阴、肾阳化生的物质基础,故其生理特点是以阴精为本,虚证主要表现为阴虚与阳虚两个方面。

一、补肾阴

肾阴即精、血、津液(包括肾液“唾”)的总称,有滋润形体、脏腑,充养脑髓、骨骼,维持机体生长发育与生殖机能,是一身阴血的根本。

肾所藏之精,包括先天之精、后天之精及精液,故肾精的充实,除禀赋充足外,还依靠脾胃水谷精微源源不绝的充养,以及肾藏精功能的健全。

肝肾同源于水谷精微,肾精与肝血相互转化,互为补充。

此外,肺为水之上源,上源之水的下溉,也是肾阴充足的重要条件。

从上述生理条件可知,肾精的充足与亏虚,除自身的病变外,尚与肝、脾、肺密切相关。

阴精不足,不能生髓荣骨,致见腰膝疲软,头晕耳鸣;阴虚不足以制阳,则虚火内扰,而致骨蒸潮热、咽干盗汗、五心烦热等症。

盖肾以阴精为主,故补肾阴之法,当以滋阴填精为主,根据《内经》“精不足者,补之以味”的提示,首选厚味之品熟地、阿胶等补肾壮水,直补精血;

辅以山茱萸、枸杞子之类补肝益肾,既可防肝虚盗伐肾阴,又能兼固封藏之能;

人参、山药补益脾肺,以保持后天水谷的充养和上源水的灌溉。

它如泽泻、茯苓利湿浊,助脾肾之气化;黄柏、知母滋阴降火,则可根据防肾阴虚所产生的不同兼证而佐之。

代表方如六味地黄丸辈;虚甚而兼邪轻者,宜左归丸;相火偏胜者,大补阴丸主之。

二、补肾气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精化为气。”肾之阴精是形成肾气的物质基础,肾阳的蒸化作用是精化气不可缺少的条件。

肾气根于肾精,阴精亏虚则气化无源,故肾气不足当见肾精不足诸症,其虚证特征主要表现在生殖、发育、纳气、开阖机能的减弱。

如小儿先天不足之“五迟”、“五软”,肾不纳气之喘息,气化不利之尿频、癃闭,肾气不固之遗精、遗尿、小便失禁等等。

鉴于阴精是肾气的根本,故补益肾气之法,当以大剂厚味之品补阴填精为主体。

熟地黄、山茱萸、枸杞等培其根基,使肾气生化有源;辅以少量的附子、肉桂等温扶肾阳,使肾阳能蒸化阴精,则肾气源源而生。

此即《内经》“少火生气”之意,后人称此为“阴中求阳”之法。肾气丸是其代表方剂。

五脏补益法之补肝法、补肾法

三、补肾阳

肾阳有温煦形体、蒸化水液、促进生殖发育等功能,是一身阳气的根本,肾为阴水之脏,肾之阳气生化于阴精,并以阴精为依附的条件,因此阴精充足则阳气旺盛,肾阴亏虚则阳气亦衰。

故肾阳被称为“水中之火”,阴虚不能摄阳,则孤独之阳腾浮外越。

肾阳虚衰一般多因肾气久虚不复所致,阳虚则生内寒,故其证除见肾气虚诸症外,每以阳痿早泄、睾冷囊缩、少腹阴冷、精寒无子等下元虚寒症为特征。

补益肾阳仍需从“阴中求阳”之法则,当重用地黄、龟板等滋阴填精以培根元;

因其阳虚下焦阴寒不得温化,故附子、肉桂等药量宜加强,既可温散寒邪以扶阳气,又可蒸化肾之阴精以生肾气,气旺则阳复;

同时当辅以鹿角、菟丝子、杜仲等补肾壮阳,使虚衰之阳速得振奋。

张景岳所创右归丸堪为补肾阳之佳方。

心、肝、脾、肺诸脏阳气虚损,日久皆可累伤真阳,一般多有寒湿水饮之盛,实质为肾阳被寒邪所遏。

其治以温里散寒为主(即温法),寒邪得去则真阳可复,如真武汤、四神丸、四逆汤等均属温散治标之剂,非补益肾阳之方。

相关阅读
养生之道推荐
频道推荐
本周推荐
点击排行